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走进竹溪 > 诗画竹溪

07年雄鹿名单:

雄鹿队球员名单 www.ygkye.club 溪游记||你与春天在一起的样子好“排场”

日期:2019年03月28日  作者:南浦云  

  

  近朱者赤,近美者美。如其说她们喜欢看花,不如说她们喜欢自己与春天在一起的样子。(题记)

   

   “春风如贵客,一到便繁华”。不早不晚,不温不火,不俗不艳,竹溪的春天,来得恰到好处。

 

  云雾在安家沟潜伏了一夜,本来要在凌晨抵御山头的晨光,好继续扮演此地风景的主角,但遇到料峭春风的吹拂,一时云浮薄霄,散为淡烟。安家沟便在这个三月的早晨,披着轻纱,从浅梦里醒来。

   

  蛋黄般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,漫漫春光凭着温暖的力量,洒向安家沟的山丘,融化在岭上嫩嫩的翠色中,漫漫晴光,悠悠变幻,转为氤氲的绿色光晕。云霞前移,光照山坳里几片密密麻麻的枞树,那里丛集的一抹抹苍翠,升腾起一团团晴淡的山岚。

   

  漫山的油菜地,亮起来了,在起伏的山梁的青罗裙带上,缀几块粉黄的色块,在晨光和晨雾编织的彩纱中,闪着耀眼的光,让人想起电影《幸福的黄手帕》里,那一长串飘舞的温暖人间、点亮人心的亮黄?;ǘ簧酱荷?,剪剪春风里,静谧的安家沟,因为油菜花的点染,成为翠微的美丽的春山。

   

  安家沟的山路,也亮起来,如一条飘逸的白丝带,绕过几处粉墙黛瓦的村舍,不惊扰闲门向山路的山里人家,捎上一沟的春风花草香,将春山一路鸟啼,送到山的那一边。

   

 

  阅尽人间春色的画屏山,不改巍峨峻峭,但三月的春光,给它染上暖和的烟,温润的色,显现其阳刚冷峻的外表下,暗藏着春心。

   

  若将远眺画屏山的视线,从它的脸部,移至其腿脚处,会发现春天已簇拥到它的身边。那里暖树绕村庄,晴岚掩粉墙,更有几树樱桃树烂漫开花,霞云映雪光的一团花树,以无限的春色芳意,吸引远远近近的目光。春山烟欲收,山青花欲燃,正是三月画屏山的意境。

   

  上到猫子沟,从樱桃花树下看画屏山,你会有更奇异的发现。这边是粉花纵逸放,幽花一树明,视线的那一头则是翠崖展画屏,晴峦柱蓝天,恍然就觉得,这花树与青山之间,互相爱慕已久,在深情地对视,相看两不厌,默默无语却暗通款曲。

   

  透过花枝眺望,会感觉到远处高冷的画屏山的眼神,其实是期待。它期待这株樱桃树开花,其实已经很久了,然后是爱怜、欣赏。而樱桃花树,那怒放的样子,衬在画屏山的背景上,就是欣喜、欣慰,还有感激。它终于熬过了寒冬,与春天站在一起,成为了自己想要的最美好的模样,以此感谢画屏山漫长的等待。

 

  

 

  然而,竹溪县城南边的偏头山一带,那仰天高卧、沉睡经年的睡美人峰,还没有醒来。

   

  唤不醒睡美人峰的春天,并没有懈怠,以春风的画笔,蘸着浓浓的春光,在山下、在睡美人峰的“卧榻”之侧,濡染了一片片黄亮亮的油菜花、粉艳艳的樱桃花、红莹莹的桃花,要以弥漫的花香,覆盖“睡美人”的睡眠,或以百般红紫斗芳菲的大动静,“闹”醒“睡美人”,希望哪怕“她”微微侧过身来,瞅一眼这人间春色也好啊……

 

  造物无言却有情。那睡美人峰,依然春愁黯黯独成眠。

   

  好在,有很多人走近花丛,尤其是女子。她们走近花丛的时候,就是走进春天。如其说她们喜欢看花,不如说她们喜欢自己与春天在一起的样子。因为,她们知道,与春天在一起的样子很好看。

   

  她们在樱桃花树下抬头看花,?;ù德?,华光映脸颊,人面与花色相衬,花更动人,人更俊俏。她们从油菜花地边,轻盈走过,黄花照倩影,衣裙融花色,如彩蝶逐花香。质朴的油菜花们,本来正专心地向往着结籽,竟一时激动,摇晃起来,扬洒了不少金色花粉。

   

  她们穿上白里透红的粉色衣裙,在樱桃花树间,轻舞腰身,或在油菜花地里,抛拂长袖,你简直分不清,是花树在春风中摇曳,还是女性芳华在春天里绽放。女人如花花似梦,说的即是此情此景吧。

   

 

  这个春天里,被花环绕的,还有我的母亲。今年,取代那株虫蛀枯朽的桃树,装点老屋后山春色、陪伴母亲的,是一棵繁盛的李子树。这是一种平民化、具有生活气的果树,它的花,没有桃花那样繁密、张扬,但金黄的叶子和花苞,与白里透红的花朵,缀满枝头,互相映衬,色调更丰富、清丽,把老屋后山装点得春意盎然。

   

  爱好摄影的弟弟晓辉,为站在李子树边的母亲,拍了两张照片。第一张中的母亲,安详而严肃;第二张,母亲露出了微笑。我看出了独守老屋的母亲,那被春天衬托而显现的寂寞;又猜测母亲,一定是想到了李子树不久将会结出繁坨坨的金黄色果实,而展露欣慰。

   

  母亲到猫子沟,走进樱桃花丛,才真正放开拘谨,高兴起来。外出的人走了,春天的猫子沟,人迹杳杳。庭树不知人去尽,春来还发旧时花。坡头沟畔、屋前屋后的的樱桃树,逢春依然开花,美如旧年。妹妹小琴带着母亲,及一帮美丽的练瑜伽的女子,来这里踏青、赏花、拍照,寂寥开无主的樱桃花树们,如同见到了故人老友,纷纷杨枝摇叶打招呼,更碎英乱点头地兴奋起来。

 

   

  屋上喜鹊鸣,村边菜花黄;新燕啄春泥,草色和烟翠……这一切,都不能取代或遮掩樱桃花,这个猫子沟春天的主角的地位。

   

  黛色瓦,红对联,旧砖房;远方的画屏山,近处的粉墙壁,身边的俏佳人,都在烂漫招展的樱桃花的映衬下,成为优美的风景。

   

  这群走在猫子沟的村路、房舍和花树之间的女子,与春天在一起的样子,很美。是樱桃花烘托了她们的美,而热爱生活、向美而生的她们,更如点睛之笔,点化、灵动、升华了猫子沟的春色。

   

  在明花照幽树、远山如眉黛的背景上,攀上一株樱桃树的枝丫,与女儿并排而立、绽放笑颜的母亲,成为这个春天最美的风景。

   

   

  注:原题《竹溪三月的春色》。照片出自一夫、巴山情歌、晓辉、小琴。

   

  作者简介:南浦云,原籍竹溪,现居温州。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发表随笔、散文、文论数十万字,出版文集《乡情万种》、《竹溪地名》。